<span id="tfltv"><del id="tfltv"><em id="tfltv"></em></del></span><address id="tfltv"><nobr id="tfltv"><meter id="tfltv"></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tfltv"></address>
      <form id="tfltv"></form>

      <noframes id="tfltv">

      融媒體管理平臺 | 點擊收藏 | 設為主頁
      首 頁 > 媒體師大 > 正文

      《中國教育報》等媒體報道我校張新科教授潛心治學、教書育人先進事跡

        來源:《中國教育報》     發布時間:2022-09-16 09:43:46         

      師大新聞網訊 9月16日,《中國教育報》在06版“人物”專版,刊登了題為“從教治學三十六載,只為‘中國學者必須站在《史記》研究第一線’的慨諾——張新科:《史記》人生”的人物通訊,同時發布《張新科講司馬遷》、《張新科:〈史記〉人生》兩個微視頻。文章和微視頻描摹出我校文學院張新科教授從教治學三十六載潛心育人、孜孜治學的生動剪影,彰顯了其為培養后學、推動學科發展盡心盡力,為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嘔心瀝血的“大先生”風范。

      image.png

      報道鏈接: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22-09/16/content_614068.htm?div=-1

      全文如下:

      從教治學三十六載,只為“中國學者必須站在《史記》研究第一線”的慨諾——

      張新科:《史記》人生

      本報記者 馮麗

      《張新科講司馬遷》

      《張新科:〈史記〉人生》

      2000多年前,一位史家與他的父親,窮兩代人一生,只為完成一部《史記》。

      這位史家,是被稱為“史圣”的司馬遷。他留下的《史記》,百三十篇、五十二萬言,上迄軒轅,下至漢武,記載了中華文化綿延至今的精神內核。

      2000多年后,一位學者,用一生讀《史記》、講《史記》、研究《史記》,只為“中國學者必須站在《史記》研究第一線”的慨諾。

      這位學者,是陜西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張新科。從讀大學起,一部《史記》便伴隨著他。從教治學三十六載,頁已泛黃,紙無留白,他將一生與《史記》緊緊連接在一起,與先賢共踐“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的學術追求。

      “我這一輩子就研究《史記》了?!睆埿驴普f。

      “為中國爭一口氣”

      一部《史記》,半部中華史。

      上大學時起,張新科便對《史記》產生了濃厚興趣——從帝王將相到販夫走卒,從天文地理到文化思想,司馬遷將大千世界和蕓蕓眾生都寫進了《史記》,成就了“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

      趙光勇是張新科最念念不忘的老師?!摆w老師一直在研究《史記》,我的第一套《史記》就是趙老師買給我的,10本書10塊多錢,這對當時還是窮學生的我來說,是非常大的幫助?!睆埿驴苹貞?,是趙老師帶領他走上了《史記》研究之路。

      20世紀七八十年代,學界有這樣一個說法,“《史記》是中國的,但‘史記學’在日本”,這主要緣于日本學者瀧川資言在上世紀三十年代撰寫的《史記會注考證》,走在了整個國際學界前頭。

      “陜西是司馬遷的故鄉,當時陜西的一批學者策劃成立了司馬遷研究會,就是要給中國爭一口氣?!睆难芯可鷷r起,張新科就跟著老師們為成立司馬遷研究會多方奔走。1988年,全國《史記》研討會在陜師大召開,“這是《史記》研究史上一次空前的盛會”。1992年6月,陜西省司馬遷研究會成立,會長是被稱為“秦俑之父”的袁仲一先生。

      “中國學者必須站在《史記》研究的第一線?!毖芯繒σ怀闪?,就決定出一部《史記研究集成》,以取代《史記會注考證》。歷經20多年的艱難曲折,2020年,《史記研究集成·十二本紀》正式出版,在國內外產生了重要影響。

      “整個《史記研究集成·十二本紀》的體例樣稿,從一開始就是趙光勇老師起草的。趙老師非常勤奮,每天在圖書館手抄做資料卡片,即使到晚年腿腳不靈便了,仍然堅持在做。好多資料都是他做好后,交給其他人做最后的整理?!睆埿驴普f。

      遺憾的是,《史記研究集成·十二本紀》出版后,張新科突然生病住院,沒來得及給趙光勇送樣書。就在這期間,趙光勇去世了?!袄舷壬鷮⒁惠呑有难純A注在《史記》研究上,眼看第一批成果出來了,他卻沒能看上一眼。這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睆埿驴蒲哉Z哽咽。

      “從當年的年輕小伙子,到現在60多歲的‘老頭子’,我一直擔當著這份責任?!比缃竦膹埿驴?,已成為我國首屈一指的《史記》研究專家,中國史記研究會常務副會長、陜西省司馬遷研究會會長,在理論上卓有建樹。

      圍繞《史記》研究,張新科將當代“史記學”推向了新的高度。他帶領的學術團隊,在《史記》研究領域一直處于國內領先地位。影響最大的是2003年出版的《史記學概論》,開創性地建立了“史記學”框架結構。他的《〈史記〉文學經典的建構之路》因理論創新被列入國家社科成果文庫,《〈史記〉與中國文學》被列入國家社科基金“中華學術”外譯項目,《〈史記〉中的治國理政智慧》被國家新聞出版署列入“絲路書香”外譯項目,產生了廣泛的國際影響……

      如今,《史記》研究的中心,已然回到了中國。

      “冷板凳還得坐”

      “創新是學術的生命。要擴大學術視野,多向優秀學者請教,多獲得一些治學方法,這樣才能進步?!边@種真誠嚴肅的治學態度,是張新科教給學生的寶貴財富。研究《史記》的日本學者藤田勝久,曾到西安輾轉找到張新科,說要沿著當年司馬遷走過的路線再走一遍。張新科陪著他走訪了甘肅天水、陜西鳳翔雍城等地,之后藤田勝久還走訪了全國其他地方,回去就寫了一本《司馬遷之旅》。他追根究底的治學精神和田野調查的研究方法,給了張新科很深的觸動。

      “做學問還是要講究實事求是,踏踏實實。時代發展到今天,給學術帶來了一些技術上的革新,甚至是革命,但是冷板凳還得坐,不能一味或者說完全依賴互聯網。人們常說‘有一份資料說一份話’,就是強調做學問要對原典著作、研究資料等做充分的積累?!睆埿驴浦两裼浀?,自己的碩士導師王守民教授在講《左傳》時,把這部大書打散,分成戰爭、諸侯結盟、外交人物等8個類別來講,并要求學生分門別類統計做資料卡片。這個方法對張新科影響很大,后來他對自己的學生也這樣要求。

      “下得了這種苦功夫,才能達到研究的深度,不然的話都是飄在外面。而這種看似很笨的方法,經常會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獲?!睆埿驴普f,他在寫博士論文《唐前史傳文學研究》的過程中,就是通過統計7部唐前史書收錄的辭賦,發現了文體發展與史書之間的關系。而張新科那滿是批注的書本和重逾百斤的稿紙,令每一屆學生咋舌。他做的許多資料卡片,有些到現在還保存著。

      “印象深刻的是當年張老師送給我們的4個字‘頂天立地’?!斕臁褪且幸粋€宏大的學術志向,‘立地’就是要踏踏實實,甘于坐冷板凳,不能浮躁?!睆埿驴频膶W生、陜西師范大學文學院副院長趙文說。

      “學生永遠是第一位的”

      “長相思,在長安!”每年畢業季,張新科都會給畢業生寫下這樣一句送別語。

      從教36年,張新科教過數以千計的本科生,培養了102名碩士研究生、32名博士研究生?!坝駢卮姹?,朱筆寫師魂。諄諄如父語,殷殷似友親”,是學生們對他共同的印象。

      2014級研究生袁方愚記得,有天早晨8點,他在教學樓前偶遇手提行李箱的張新科,原來他剛出差回來,6點多一下火車,就急匆匆趕往教室給學生上課,“在張老師心里,學生永遠是第一位的?!?/p>

      擔任文學院院長8年里,即便事務性工作再繁重,張新科依然堅持給學生們上課,甚至連本科生的課程也年年排滿。

      “站穩講臺,教學第一,學生的事無小事?!边@是他從教以來的信條。

      一位畢業20多年的學生回憶,在張新科老師的秦漢文學課堂上,大二的他對《史記》和司馬遷產生了濃厚興趣,寫了一篇探討司馬遷悲劇意識的“學術論文”,惴惴不安地交給了張新科。沒想到張新科大加鼓勵,主動找他討論,多次提出修改建議,并將其推薦到學術期刊上發表,后來這篇論文被人大復印資料《中國古代近代文學研究》全文轉載?!?0多年過去,那一幕依然清晰如昨日:教學樓前,張老師一手推著自行車,一手揮著一本人大復印資料,叫住了我。停住車,張老師興奮得大力拍著我的肩膀,比他自己發了一篇文章還要高興……”

      曾經,矮壯、寬厚、言少、笑聲爽朗,是張新科給人留下的印象。近兩年來,因積勞成疾、罹患重病,他鬢發盡白,體重降了30多斤,身形瘦削,但言行仍具強大的理性,風度絲毫不減。

      由于要定期到醫院診治,張新科不得不停下本科生的課程,但對碩士、博士的指導仍舊盡心盡力。只要身體允許,他必定給學生上課,逐字逐句修改論文。雖然在《史記》研究領域有極高的學術成就,但張新科并不希望學生將研究目光局限于此。只要是有新意、有價值的選題,他都鼓勵學生大膽去做。正是這種寬厚包容的師風,使他門下弟子的研究除了“史記學”之外,更廣涉詩歌、辭賦、小說等領域,并與歷史、哲學甚至生態學等學科相結合,形成了多領域、跨學科的研究態勢。

      頭雁引領,雁陣高飛。張新科領銜的“中國古代文學系列課程教學團隊”入選教育部“全國黃大年式教學團隊”,3門課程被評為國家一流課程,主持完成的《中國古代文學博士研究生培養模式的探索與實踐》教學成果獲得國家級教學成果二等獎。他任文學院院長期間,陜師大的“中國語言文學”被列入世界一流學科建設學科,2022年該學科進入第二輪“一流學科”建設期,成為我國“中國語言文學”學科建設及發展的中堅力量。

      “如果可以‘時空穿越’,與司馬遷相遇,您會對他說些什么?”記者問張新科。

      答曰:我敬仰你的偉大人格和敢于擔當使命的氣魄,欽佩你在逆境中不屈服的精神和不虛美、不隱惡的求真精神,感謝你為中華民族留下了一部具有百科全書性質的史學巨著,其所蘊含的智慧和精神,滋養著萬千華夏后人,并在當代文化建設中熠熠生輝。如今,《史記》已傳播到了世界各地。我愿踵武前賢,求真創新,努力宣傳《史記》,研究《史記》,為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貢獻自己的力量。

      上一篇:《中國教師報》| 黨懷興:為西部基礎教育撐起一片天
      下一篇:《陜西新聞聯播》丨【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努力成為黨和人民滿意的“四有”好老師 習近平總書記給北京師范大學“優師計劃”師范生的回信在我省引發熱烈反響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師大首頁 | 學校辦公室 | 宣傳部 | 紅燭網 | 圖書館 | 為學網 | 后勤集團

      古代闺房蹂躏H

      <span id="tfltv"><del id="tfltv"><em id="tfltv"></em></del></span><address id="tfltv"><nobr id="tfltv"><meter id="tfltv"></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tfltv"></address>
          <form id="tfltv"></form>

          <noframes id="tfltv">